Navistar已与安徽省的江淮汽车有限公司组建了一家发动机合资企业,并再次在60年前开始的中国公路旅行中加倍努力。Navistar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2年的芝加哥,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莱尔市,去年的收入为140亿美元。江淮汽车是一家商用车制造商,其产品包括公共汽车,重型卡车和轻型卡车。去年的营业额为304.7亿元人民币(48.7亿美元)。

根据公司的业绩,在美国经济严峻的压力下,Navistar的净收入从去年第三季度的14亿美元降至今年的8400万美元。

相比之下,Navistar去年在美国以外的营业额为35亿美元,比上年增加20亿美元。该公司表示,预计到2015年的营业额将增至120亿美元,与北美的数字相似。

在这种背景下,Navistar现在更加关注中国,中国当局于7月批准了与江淮汽车的发动机合资企业。该交易于8月23日签署。

该公司直到最近才开始在中国媒体上获得报道,但与该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据说是在1953年版的一分钱中国纸币上出现的卡车是改编自Navistar的K系列卡车。

该发动机合资公司的总投资额为30亿元人民币,目前正在建设一家工厂。Navistar中国总经理卢力(Leo Lu)表示,该车将于明年开业,预计年产能为15万辆。

Navistar中国总裁Rudi von Meister表示,Navistar在此次合作中可以提供的是全球市场和尖端技术的愿景,“而江淮汽车可以教会我们如何降低成本,因此我们可以在这种对成本敏感的领域中竞争市场”。

在去年加入Navistar之前,冯·梅斯特(Von Meister)在通用汽车工作了20多年,并帮助与上汽集团和通用汽车的德尔福汽车系统业务部门建立了汽车合资企业。

2006年,他加入菲亚特集团,担任依维柯商用车部门中国业务总经理以及菲亚特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

冯·梅斯特说,尽管Navistar多年来一直通过中国的经销商销售卡车,但“当发动机本地化成为现实时,我们作为卡车制造商的想法就真正出现了”。

Navistar首先将其发动机许可给江淮汽车发动机供应商东风朝阳柴油机公司,然后与江淮汽车建立了联系。

冯·梅斯特说,合资公司的产品将采用Navistar MaxxForce发动机及其悬挂和制动系统。对于公共汽车,车身将从美国进口,“在某种程度上适应了中国行业标准”。

该公司表示,Navistar目前在北美销售其校车的48%。

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发生了一系列严重的校车事故,政府也加强了安全要求,为西方校车制造商提供了机会。

当被问及这辆巴士时,冯·梅斯特说:“我们来中国是为了不生产劳斯莱斯级客车,因为市场不想要它。如果市场想要雪佛兰级别的巴士,我们会做到的。”

他说,自去年以来,该公司一直在与中国行业安全专家紧密合作。

尽管该公司表示,合资企业生产的车辆将包括中型和重型卡车,但具体型号尚未确定。

冯·梅斯特说:“我们不制造轻型卡车,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

他说,欧洲和日本卡车制造商采用了一种公式,即中国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偏重驾驶室以上卡车,冯·梅斯特(Von Meister)说,该公式适用于许多道路狭窄的中国城市,但空气动力学和燃油效率均低于驾驶室引擎模型。

驾驶室后置引擎卡车(通常称为长鼻子卡车)的效率估计比其驾驶室后置引擎卡车高出15%。该合资企业将考虑将在发达国家中普遍存在的长鼻型带到中国。

江淮汽车总裁安进说,除了开拓国内市场,合资企业还肩负着开拓全球市场的共同使命。

冯·梅斯特(Von Meister)表示,当一个市场下跌时,“其他市场也在上升,因此我们的业务不会因过于单一而暴露于更加稳定的状态”。

随着长期的低迷,中国可能是一个比美国或欧洲更好的市场,但三年的看涨增长似乎已经结束。